主页 > J人生活 >六个徵兆辨识躲藏在忧郁、教养问题背后的「童年情感忽视」 >

六个徵兆辨识躲藏在忧郁、教养问题背后的「童年情感忽视」


2020-06-18


辨认并诊断童年情感忽视

就如前面提过的,要察觉童年情感忽视可能相当困难,特别是它经常躲藏在忧郁、焦虑、创伤、婚姻议题、教养问题、悲伤、以及一些其他状况背后,这些状况不只是清晰可见,而且通常是个案前来寻求心理治疗的主要原因。

本书开头所提供的「童年情感忽视自我评量表」,设计的用意在于协助你(治疗师)辨认出可能遭受童年情感忽视的个案。在你执业的时候,请随意影印、取用这些测验。我完全同意、也明白当这本书出版时,还没有人就心理测量的标準,针对这份心理测验进行过準确度和可靠度的检验。然而即便如此,我还是决定把它放在书中,因为在我工作的时候,我发现这份测验可以帮助你有效地辨认出可能遭受童年情感忽视的个案。如果你要使用这个测验,请你理解,就心理测量而言,它可能有某些侷限。不过我发现,得分超过六分以上的个案,便有可能遭受某种程度的童年情感忽视。你可以根据这一点进行更进一步的探索。

我们在第三章讨论过十个童年情感忽视的徵兆和症状。有些徵兆是个案不太会主动提起或是自己察觉的,不过治疗师有机会可以发现它们。当你和个案一起工作时,以下是一些你可以多加留意的特点。

1. 对于自己拥有感受这件事表现出罪恶感、不安、或是对自己生气

有许多遭受童年情感忽视的个案,在和我谘商的过程中,因为在我面前落泪而向我道歉。他们经常为自己的情绪加上某些附带说明,比如说:「我觉得这幺说感觉很糟,但是我真的不想去参加家族聚会」;「我知道这幺做不对,但我就是想要离开」;「我知道这幺做会让我变成一个坏人,不过当她那幺做的时候,我真的很生气。」

2. 当治疗师诠释某些情况时,大力为自己的父母辩护

受到情感忽视的个案会绝望地想要保护自己的父母,让他们免于责难。因为他们不记得父母「没做过的事」,所以他们通常会在某个程度上将父母理想化,并且在面对自己的困境时,自然而然地责怪自己。当疗程有了进展,治疗师开始探讨个案的父母究竟以什幺样的方式忽视了他们,他们便会赶紧解释自己的父母「已经尽力了」,或是「这件事不能怪他们」。受到情感忽视的个案藉由这幺做来保护自己根深柢固的信念,亦即不管他们觉得自己有什幺问题,一切都只能怪自己。

3. 怀疑自己的童年记忆

在我的经验里,许多受到童年情感忽视的个案无法记起某些童年往事。他们经常会说,自己的童年回忆起来一片模糊,很难把它用确切的事件分割开来。此外,对于自己确实拥有的童年记忆,他们也不太确定自己对这些事情究竟有什幺感受。当他们谈到母亲的脾气、父亲酗酒等等状况时,经常会暂停一下,质疑自己记忆的真实性、重要性或準确性。「我觉得自己可能讲得稍微夸张了点,实际上好像没有那幺糟。」一位女士对我这幺说的时候,泪水从她的脸颊滑落。「我讲这些给你听,你不会觉得无聊吗?」一位男士如此对我说。当时他正在告诉我,十岁时他的小狗死了,父母却一点反应也没有。或者是,「我不知道我为什幺要告诉你这些,这可能不太重要。」这是另外一位男士对我说的话。他告诉我,他很仰慕的继父在和自己的母亲离婚以后,是怎幺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的。

4. 不了解情绪如何运作,包括自己的情绪和别人的情绪

如之前所讨论的,受到情感忽视的人倾向于拥有比较低的情绪智商。关于自己对情绪的了解相当贫乏这件事,他们不太容易明白,因为他们就是在情绪方面有所匮乏的家庭里成长,后来也以这样的方式生活。所以对治疗师来说,为遭受童年情感忽视的个案指出他们的述情障碍、并对他们说明这样的状况,是非常重要的。以下是一些徵兆:

当他们在你的诊疗室感受到某种情绪时,出现反覆的身体不适(或许会显示为身体的扭动或是坐立不安)。以一种毫无情绪的方式,讲述一些带着强烈情绪张力的故事。当治疗师将讨论带到比较会触动情绪的方向时,他们会快速地改变话题或是展现自己的幽默。一再地表现出对于情感导向的问题没有回答的能力,可能会给治疗师理性化或逃避式的回答。

理性化回答的例子:

问:「当她叫你离开的时候,你有什幺感觉?」
答:「我觉得她是个混蛋。」

逃避式回答的例子:

问:「当她叫你离开的时候,你有什幺感觉?」
答:「直到她说了那句话,我才知道她那幺生气。」

5. 不断表现出反依赖倾向

在我的经验中,与其他个案比较起来,受到童年情感忽视的个案对自己必须求助于治疗师这件事,感觉更加沮丧。他们的反依赖症状会在与治疗师的关係中表现出来。我发现,这种状况同时包含了幸与不幸。不幸的部分在于,受到情感忽视的个案很难持续待在疗程里;幸运的部分则是,我可以利用自己与他们的关係,直接挑战他们的羞耻感和反依赖倾向,帮助他们克服这些症状。

遭受情感忽视的个案可能会认为自己需要治疗是一件软弱、可悲、可耻、愚蠢、或是没有意义的事情。他们会说:「我不是早就应该要克服这个问题了吗?」或是:「我猜没几个三十七岁的人还得学着对别人说『不』。」其中我最喜欢的一段话是:「我不觉得自己需要你。我想先暂停治疗,看看我能不能自己帮助自己。」就我的经验来说,除非我、甚至是他们可以看到治疗的确起了作用,不然要个案持续地进行治疗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在下一小节「疗癒的步骤和技巧」中,我会给你一些建议,告诉你如何在疗程中善加利用个案的反依赖倾向来治疗他们。

6. 被忽略的痛苦深藏在记忆中

就像其他与情感忽视有关的诊断和情况一样,要从个案的记忆当中论断他们有没有遭受童年情感忽视,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当你要个案谈谈他们的儿时记忆,情况尤其如此。他们自然会提起那个时期所发生的一些事件。然而如你所知,我们很难从他们的故事当中找到那些没有发生的事。不过以下是一些建议,你可以从他们的记忆当中寻找关于情感忽视的迹象:

记得父亲或母亲严重地误解了自己的感受、需求或个性。一位即将拿到社会工作硕士学位的年轻女士告诉我,她的父母在国中和高中时期一直对她施压,希望她可以不要读大学, 以便接手父亲的砖块运送事业。我很好奇,这样的父母究竟对女儿有什幺样的了解。记忆中,父母否定、忽视或者过度简化自己的情绪。举例来说,一个疏忽的母亲在丈夫骤然过世之后没多久,告诉儿子:「你姊姊想念爸爸了。」却没有注意到儿子有什幺样的感受。记忆中,父亲或母亲会用一些口头禅来压抑自己的情绪表达,比如说:「不要像小孩子一样」、「不要难过了」、或是「不要哭了」。(许多有觉知的家长偶尔也会这幺说。因此,父母必须经常这幺说,或是在某个单一事件中,以一种极为不适当的方式对孩子这幺说, 这样才能被视为童年情感忽视。)记忆中,当时还是个孩子的个案感觉到,在非物质的层面上,有某种重要的东西受到剥夺。举例来说:「我真的对吉他很着迷,但是我妈坚持我必须成为一个小提琴家。」或者是:「国中的时候,我真的很想跟同学一起玩,但是我的父母对这方面的规定非常严格。」一些看似不重要的记忆,其中却牵涉到许多情绪。第一章案例2的凯思琳告诉我,她和父亲在海滩上玩沙的经过。表面上,这件事情看起来很琐碎,但是因为那时凯思琳的父母没有感受到她的情感,结果,这件事一直被留在她的记忆里。注意那些强烈但是看似无意义的回忆,它们之所以会被个案特别记住,是因为里头充满了与情感忽视有关的隐藏的痛苦。

我发现,许多来找我进行治疗的个案已经为自己作了诊断,且这种情况越来越常发生。有些人知道自己可能有忧郁症或焦虑症,但是要他们辨认出自己的童年情感忽视症状则不太容易。我希望所有的治疗师都能够对于个案遭受童年情感忽视的可能性保持警觉。以上的建议,就是要帮助你把它找出来。

相关书摘 ▶要求完美孩子的「自恋型父母」,小孩一犯错便感觉受到羞辱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童年情感忽视:为何我们总是渴望亲密,却又难以承受?》,橡实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锺妮斯.韦伯博士(Dr. Jonice Webb)
译者:张佳棻

一直以来,我们都「知道」父母爱我们。但知道毕竟不是「感觉」。童年时期,我们需要「感觉」到自己的情感需求,被父母理解、接纳且回应。 然而,有些父母对孩子表达的情感需求,往往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世上没有完美的父母,也没有完美的童年。大多父母不了解「爱孩子」和「感受孩子」,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即使是照顾周全的爸妈,也可能做出忽视孩子情感需求的行为,使其留下阴影。

受到「童年情感忽视」的人,长大以后,外表上通常看起来很正常——他们聪明优秀、体面光鲜、讨人喜欢,别人很难看出他们内在极其匮乏,只有那些最亲近他们的人,才得以瞧见一些蛛丝马迹。他们往往在面对生命中的困境时,会下意识地责怪自己:

「为什幺我那幺难搞?」「为什幺又搞砸了一段关係、一份工作?」「为什幺我总是焦虑、易怒、忧郁、容易不安?」「我的内心究竟缺少了什幺?」

这一切的答案,就在心理学界近年热议的「童年情感忽视」。

六个徵兆辨识躲藏在忧郁、教养问题背后的「童年情感忽视」 Photo Credit: 橡实文化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