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人生活 >一辈子很短,只想在喜欢的人那儿安心做个傻瓜 >

一辈子很短,只想在喜欢的人那儿安心做个傻瓜


2020-06-14


图/Shutterstock 文/小令君(王令凯) 

一辈子很短,只想在喜欢的人那儿安心做个傻瓜

週末开车去参加高中好友的婚礼。没睡懒觉,也没去坐高铁,特地一早上了高速公路,却在最后快进城市的地方,撞上了前车。车子被撞得整个前盖掉了下来。

淡定地从撞瘪了的车前座钻出来,淡定地检查了身上,一点伤口都没有,淡定地叫了员警。接下来有点不淡定了,这下糟了,车子烂成这样,这老司机的名号以后是没得说嘴了,还有,怎幺跟那帮同学开口呢……

果然,刚打开群组,叮叮叮来了一堆关于我的消息,十个人在那儿七嘴八舌。

@小令,你到哪儿了?没睡过头吧?

应该没,九点多的时候我把她叫起来了。

叫起来有什幺用,我感觉她很有可能继续倒头就睡……

对喔……

我就怕这个,所以十点钟打了个电话,她说她出门了。

十点才出门……希望她赶得上车……都多少次没赶上车了……

赶上车也没用,多少次坐过站了……

坐过站还好,这反正是白天还能坐回来……她不坐错车就不错了……

呵呵,就算顺利到站下车了,这个白痴不也照常会在路上迷路吗……

也不知道这家伙带身分证没……

估计钱也没带。

唉,带了我才惊讶呢……

昨晚就各种提醒她、交代她了,不会那幺不可靠吧?

她哪次可靠过……

@小令,喂,你人呢,仪式都要开始了!真的没来啊你!

再也别来见我们了你!

…………

萤幕满满的吐槽,看得我忍不住张嘴说了句粗话,大拇指放键盘上準备跳出去捍卫一下我的荣誉。

但转念一想,我现在的状况貌似完全没有回手的余地,只会被黑得更惨,洩气地翻个白眼。

这样的,应该是爱吧。而我,也确确实实爱他们,才会卸下一切武装、一切防备、一切光环,做那个最傻、最不可靠的我。

在他们面前,我从来都不是什幺美女,不是什幺学霸,也不是什幺网红,不是什幺背包客,更不是什幺创业者、企业老总。

无论我这些年走了多远,走了多久,走得多幺欢快忘我,无论我谈了几场恋爱、换了几个髮型、减下了多少体重、是否穿了当年誓死不穿的裙子,无论多少个他们生命中重要的场合我都没心眼地缺席了,他们依旧把我当成一样的人,那个胖乎乎的留着少年头每天跟他们在一起打闹、喝酒、玩游戏、吃鸡翅也谈人生、谈梦想、失恋淋雨、骂老师的人。

他们对于我后来的这些标籤嗤之以鼻,甚至时常拿出来故意嘲笑我,是因为他们爱我。因为他们知道我从来都不是神坛上的人,那背后的努力和汗水,他们比谁都清楚。

对他们来说,这些名号都不及那个不可靠的、总是在不断闯祸的傻丫头来得有意义。

对他们来说,与其看到我那对每一个人都优雅、懂事、识大体的样子,不如看到我傻呵呵地向他们跑过来,时不时地跌了个踉跄。

他们知道我所有的软弱,手握着全世界都不知道的我的软弱,却是守护我的最英勇的战士。

我不担心,反而更加安心。

我不知道,这样算不算生活在这个社会里面的一点点小安慰。

複杂的社会里啊,我们总在惊慌中四处逃窜,逃向功名,或者利禄,或者一些小小的梦想。

但我们也用智慧、用强悍、用最完美的样子去掩盖着自己的惊慌。

人终其一生,似乎大多数时候都没有办法完全放鬆。

工作里要做个好上司,合作中要做个好伙伴,长辈前要做个好孩子,感情里要做个好伴侣、好父母。

我们可能需要在许多热闹或寂静的场景里,全副武装、侃侃而谈、毫无破绽、优雅沉着。即使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也很难在同样的波长里互相享受旗鼓相当的快乐。

那样的全副武装,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卸下来时,有多轻鬆。

如果还有什幺可以让我们尽情疯跑的沙滩,那应该就是这一片。我就算在所有人眼里是那般精明模样,也希望在你眼里,永远都是不需要提高任何警惕,不需要凡事尽善尽美,可以漏洞百出、总是闯祸的那个傻子、白痴。

一辈子真的很短,喜欢的人也不那幺多呀,我只想在喜欢的人面前安心做个白痴,白痴的世界里乱七八糟,还是有人骂骂咧咧地帮你收拾好。

见过山水,饮过风声,挥洒过爱情,但最令人欣慰的是,这幺多年过去,我依然可以肆无忌惮地光着双脚,流着血或者泪,电话接通,听你们说一句:「你这个白痴,待在那儿别动,我来接你。」

本文出自《你以为的怀才不遇只是怀才不足而已》今周刊出版

 一辈子很短,只想在喜欢的人那儿安心做个傻瓜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