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人生活 >「啊!时代的进步,与人民的幸福,原来是两回事。」 >

「啊!时代的进步,与人民的幸福,原来是两回事。」


2020-06-11


「啊!时代的进步,与人民的幸福,原来是两回事。」

诗人、小说家、编辑、民族运动者、医师等。原名河、又名葵河。笔名懒云、甫先、走街仔先等。台湾彰化人。童年时期同时接受传统书房和现代学校教育,后就读总督府医学校。1918 年至 1919 年间曾在厦门鼓浪屿日人开设之博爱医院任职,返台后都在彰化「赖和医院」悬壶济世,有仁医之名。

「啊!时代的进步,与人民的幸福,原来是两回事。」

1921 年 10 月台湾文化协会成立,获选为理事,积极为台湾人政经、社会、文化地位的提升与解放奔走,生平两度入狱。先生新旧学俱佳,先以汉诗为骚坛瞩目,后受时代思潮影响,转为白话新文学创作,1925 年发表随笔〈无题〉和新诗〈觉悟下的牺牲〉,1926 年主持《台湾民报》学艺栏,担任编辑,鼓励新文学创作,扶掖后进,至 1935 年为止。是年发表小说〈斗闹热〉、〈一桿「穪仔」〉,皆为文学史上里程碑之作。

「啊!时代的进步,与人民的幸福,原来是两回事。」

赖和的其他新文学创作包括新诗〈流离曲〉(1930)批判帝国的土地政策、〈南国哀歌〉(1931)声援雾社事件受迫害的原住民、〈低气压的山顶〉(1931)、〈日光下的旗帜〉(1935)则深切反映知识分子对殖民地时局的悲愤,这些长篇写实叙事诗,迭遭官方出版审阅食割(删削),多数未能完整发表;散文篇章有〈前进〉(1928)鼓舞文化协会的同志、〈无聊的回忆〉(1928)反思传统与现代教育问题、〈我们地方的故事〉(1932)叙说彰化城的历史与佚事;小说创作举其知名者有〈蛇先生〉(1930)、〈浪漫外纪〉(1931)、〈归家〉(1932)、〈丰作〉(1932)、〈惹事〉(1932)、〈善讼的人的故事〉(1934),及未刊稿〈阿四〉、〈赴会〉、〈富户人的历史〉等,

「啊!时代的进步,与人民的幸福,原来是两回事。」

这些篇章全数以汉语书写,混含文言、白话与日本汉字,形成特有的语言与文体风格,为台湾新文学展开极具特色的一页,再加上他参与编辑杂誌、鼓舞和指导后进的创作,开展文学运动的进程,为同时代人所景仰,尊称为「台湾新文学之父」。

部分作品已被译为数种外国语言。现有李南衡编《日据下台湾新文学.明集1:赖和先生全集》(台北:明潭,1979);林瑞明编《赖和全集》六卷(台北:前卫,2000);林瑞明编《赖和手稿影像集》(彰化:赖和文教基金会,2000);以及封德屏总策划、陈建忠编选《台湾现当代作家研究资料彙编1:赖和》(台南:国立台湾文学馆,2011)等。

「啊!时代的进步,与人民的幸福,原来是两回事。」

作品外译例举:“A Mournful Song of the South,” Trans. Kuo-ch’ing Tu and Robert Backus. Taiwan Literaturein English Series, No. 13. 2003. Ed. Kuo-ch’ing Tu and Robert Backus. Santa Barbara: UCSB, CA: US-Taiwan Literature Foundation. 洪健昭英译《Lai He Fiction 赖和全集》(台北:中央通讯社,2010);金惠俊、李高银韩译《蛇先生(等)》(뱀 선생,서울:지식을만드는지식,2012);金尙浩韩译《台湾现代小说选集2:木鱼》(타이완현대소설선2:목어소리,서울:한걸음더,2009);Angel Pino et Isabelle Rabut(安必诺、何璧玉)法译《台湾现代短篇小说精选第一册》(Le Petit Bourg aux Papayers: Anthologie Historique de la Prose Romanesque Taïwanaise Moderne Volume 1, Paris: You Feng, 2016)。

本文摘自《日治时期台湾现代文学辞典》一书。

「啊!时代的进步,与人民的幸福,原来是两回事。」日治时期台湾现代文学辞典